<acronym id="iwcqc"><small id="iwcqc"></small></acronym>
<sup id="iwcqc"><small id="iwcqc"></small></sup>
<rt id="iwcqc"><small id="iwcqc"></small></rt>
<tr id="iwcqc"></tr><acronym id="iwcqc"></acronym>
<acronym id="iwcqc"><small id="iwcqc"></small></acronym>
<acronym id="iwcqc"><small id="iwcqc"></small></acronym>
<rt id="iwcqc"></rt>
<acronym id="iwcqc"><optgroup id="iwcqc"></optgroup></acronym>

被陌生人做了一個小時,純肉一對一到處做

被陌生人做了一個小時,純肉一對一到處做

似乎沒有想到華萊士會如此的直接。

  “怎么了?這樣不是更舒服一些嗎?”華萊士問道。

  “那咱們事先說好,就只是看電影,看完了之后我就回到床上去。”盼盼說道。

  “我說過了,你那么信任我,我當然不會做什么讓你失望的事情了。”華萊士笑著說道。

  聽了這話,盼盼慢慢的枕在了華萊士的胳膊上,兩人繼續看起來了電影。

  期間,華萊士一直默默試探著將手放在盼盼的胳膊上,但一直都沒有實行,一方面害怕盼盼會直接生氣,另外的一方面就是擔心如果盼盼有什么察覺以后公司可就待不下去了。

  但是沒有想到,華萊士的手還沒有放在盼盼的身體上,盼盼就更加靠近了華萊士一些,這一靠近可就讓華萊士有些忍受不了了。

  “大,真有彈性,舒服啊。”華萊士心中開始幻想了起來:“真不知道跟這個盼盼快活起來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

  保持這樣的姿勢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華萊士一動沒動,反而是盼盼不停的在華萊士的身上來回蹭著,弄的華萊士早就已經忍受不下去了。

  “盼盼,看完了。”電影結束之后,華萊士輕聲呼喊道。

  低頭朝著懷中的盼盼看了過去,她已經睡著了過去,而且閉上眼睛的盼盼顯得格外文靜,甚至還有一些純潔。

  “啊......”盼盼猛地睜開眼睛,輕聲叫了一下又道:“這么快嗎?我都沒有看過癮,再找一個類似的吧。”

  這一叫本來沒有什么,但華萊士早就已經受不了了,輕輕側了一下身體,讓身子靠近了盼盼的腿部一些。

  “誒,這是什么東西?”盼盼問道,手摸索了下去。

  忽然被盼盼的小手觸碰到,華萊士的身體就好像是觸電了一般,輕輕顫抖了一下。

  “你摸到我那兒了。”華萊士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啊......真是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就是感覺有什么東西觸碰到了我,所以才會摸下去的,對不起啊。”盼盼連忙道歉。

  此刻的華萊士已經十分明白了,枕在自己胳膊上的盼盼并非是想要讓他陪著一起看電影,而是有著其他的一些想法,甚至是做那種事情。

  想到了這里的華萊士決定不再裝下去了,主動一點,說不定故事就出來了。

  將手機放在了枕頭旁邊,華萊士直接用左手抱住了盼盼的身體,沒等盼盼反應過來,就要吻在盼盼的嘴唇上。

  “華萊士,你這是做什么?”盼盼嬌聲問道。

  “你說呢?當然是我們之間應該做的事情了。”華萊士笑著說道,就直接親吻了上去,盼盼掙扎著,卻根本沒有辦法從華萊士的手掌中逃脫出來。

  慢慢的,盼盼不再掙扎,反而回應了起來,摟抱著盼盼胳膊的左手,同樣從后背挪開,直接放在了盼盼的身前。

  “我知道,你很想要,但一直不好意思是嗎?”華萊士說道:“現在我主動一些,你不用繼續偽裝了。”

  “什么啊?剛剛我們明明說好的你不會對我做些什么,但現在呢?看來我太相信你了。”盼盼說道,只不過并沒有繼續掙扎,任由華萊士施為。

  “呵呵,不愿意承認就算了,我們各自明白就好。”說罷,華萊士就開始進入了主題,躺在下方的盼盼更是拼了命的回應著。

  她根本想不到,電影中那些黑人的竟然是真的,而且華萊士的好像比電影中的更嚇人一些。

  “真是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并不是只有男人色,原來女人更加色,甚至想盡一切辦法的要色。”華萊士心中想著,身體則是更加努力的沖擊著。

  可能是因為兩人對于動作都太過于熟練了,這場戰斗持續了將近三個小時的時間。

  “你怎么還是沒有啊?不會有什么問題吧?”盼盼問道。

  “可能是太長時間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了,也或者是遇到了對的人。”華萊士出口成章的土味情話,一時間讓盼盼更加的興致勃發。

  終于,又過去了十多分鐘的時間,華萊士實在無法忍受了,身體輕輕顫抖了幾下。

  “啊,舒服。”華萊士極其放松的口氣說道。

  聽到了這話,盼盼可就不高興了,雖然華萊士很強大,但盼盼依然是不滿足。

  “你倒是舒服了,我呢?累的腰酸背痛卻沒有任何一點夸獎。”盼盼嗲嗲的口氣說道。

  一聽這話華萊士就明白了,盼盼的這個意思是想要繼續做些什么,想明白的華萊士直接翻身做大王跟盼盼換了個動作。

  “我現在就好好的獎勵獎勵你。”華萊士說罷,手指開始瘋狂的在盼盼的身體上發揮了起來。

  可能是情到深處了,盼盼竟然撫摸著華萊士的腦袋,作勢要輕輕的按下去,有了這個動作,華萊士心中更是興奮極其配合的就趴了下去。

 持續了十多分鐘,在華萊士的靈活之下,盼盼最終屈服了,身體顫抖了幾下,就躺在床上不再動彈了。

  “現在知道老子的威力了嗎?選擇跟老子睡在同一個房間可是你的運氣。”華萊士高傲的抬起頭顱說道。

  “討厭。”盼盼用著小拳頭在華萊士的胸口錘了兩下。

  運動過后兩人就擁抱著睡了過去,第二天一大早,在熟睡中的華萊士被盼盼叫醒了過來。

  “快起來了,都已經七點半了,出去隨便吃點東西趕緊去進行培訓了。”盼盼催促了起來。

  “好。”華萊士回應了一句,腿部一用力直接從床上站了起來,多么優美的姿勢,讓盼盼直接看楞了,可能是想不到一個男人竟然會有著如此柔軟的身軀。

  洗漱了一番,穿好衣服的華萊士就陪同盼盼兩個人一起朝著外邊走了出去。

  剛打開房間門,華萊士就看呆了,公司的同事全都在門口站著,只等他自己了。

  “不好意思啊,昨天晚上睡得比較晚,所以起來的就有些晚了,這樣吧,為了彌補大家,今天早上的早餐我來請客。”華萊士十分大方的說道。

  吃飯花不了多少錢頂多就一百塊錢,但昨天晚上那樣的刺激,如果是去找小姐,最起碼也要一千以上了,所以華萊士花的這個錢還是值得的。

  吃過了早飯,他們來到了培訓的地方,選擇座位的時候,肌肉男跟另一名同事再一次陷入了激烈的爭吵之中,都要求坐在盼盼的身邊,但最后盼盼還是選擇了華萊士。

  兩人昨天晚上都已經深度了解了彼此,所以坐在一起也沒有什么不適當的地方。

  上午基本上就是講課,中午在培訓的地方外賣休息了一會,下午兩點鐘的時間,開始進行了技能訓練。

  “接下來就是接管道,作為修理工,我們一定要精通各種維修方式,誰先來?”培訓老師問道。

  “我。”腱子肉為了能夠將自己在盼盼面前表現的更加完美一些,第一個呼喊了起來。

文學

  看到這一幕,另外的同事可就坐不住了,心想這樣出風頭的事情怎么能夠只有他自己一個人上,索性站了起來說道:“我也來。”

  “好,那你們兩位先來,用自己平時最為熟悉的接管道方式接通這兩根管道。”培訓老師說道。

  這是最基礎的事情了,兩人靈活的運用著,幾分鐘的時間之后將管道給接好了。

  培訓老師用水試了試,兩個人的管道都可以通水,說道:“這兩位表現的很好,請下去入座。”

  聽到被人夸獎,肌肉男直接在盼盼的面前將自己胳膊給舉了起來,胳膊上的肌更加清楚的呈現了出來,但誰知盼盼根本就沒有在意,他只能夠無奈的搖搖頭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接下來我想看看你們接電線的能力,有沒有哪位愿意第一個上去?”培訓老師站在臺上說道。

  接電線這東西雖然華萊士也會,但并不是很精通,只能算是一般水平,所以就沒有準備要上。

  但誰知道,坐在一旁的盼盼輕聲對華萊士說道:“如果你能夠得到夸獎,今天晚上我就給你另外的一種感覺。”

  聽了這話華萊士扭頭看了過去,看到盼盼一臉期待的表情,華萊士站了起來:“我。”

  這不就是明擺著送分嗎?這樣的事情誰不會,只不過不精通罷了,但華萊士對于那個另一種感覺充滿了好奇,索性就嘗試了起來。

  “外國友人,很好,請上臺開始你的表演。”培訓老師看到黑人主動請纓,就笑著說道。

  華萊士一臉自信的表情朝著那邊走了過去,先是看了看電線,心中想到了一個不錯的拼接辦法,就動手實施了起來。

  幾分鐘的時間之后,電線接好了,而且還制作出來了一個心形的圖案。

  “真是沒有想到,不盡快,而且還有個人的創意,接下來就讓我試一試。”培訓老師說著,就將電線通電,放了一盞燈上去直接亮了起來。

  “很好,但我有一點不是很明白,為什么要用這么一個心形圖案呢?”培訓老師問道。

  “這是為了贈送給我的同桌盼盼,一直以來在公司盼盼對我有著數不勝數的幫助,而且這次出來培訓盼盼對我百般信任,所以就想用這樣的方式表達我對盼盼的感謝。”華萊士并沒有說出是對盼盼的好感,而是感謝,這樣那些同事也不會將華萊士當成是一個對手看待。

  坐在椅子上的盼盼忽然聽到了這樣的一番話,心中別提多高興了,直接想到了一個晚上好好伺候華萊士的辦法。

  重回椅子上的華萊士扭頭看著盼盼,說道:“我可等待著你的另一種感覺哦。”

  時間很快,這么一天的培訓就這樣結束了,每個同事都拖著疲倦的身體吃完了飯回到了賓館,他們雖然是在公司上班有時間限制,但可不用一直這樣忙碌,而對于今天的忙碌,大家還是有些稍微的不適應。

  回到賓館之后,華萊士一臉壞壞的表情看著盼盼問道:“什么樣的感覺?我早就已經迫不及待了。”

  “真壞,現在還早,等一會吧。”盼盼說道。

  “不,我現在就要,現在就要。”華萊士竟然開始對盼盼撒起了嬌。

  最終在華萊士百般糾纏之下,盼盼答應了下來,兩人一擁而抱躺在了床上開始今天晚上的運動環節。

  前奏很長,華萊士被盼盼這樣已經弄的無法忍受,幾次都想直接翻身,但卻被盼盼給制止了。

  終于,半個小時的時間之后,盼盼慢慢褪去了華萊士的褲子,就要開始今晚的重頭戲,但天無完人,忽然響起來了敲門的聲音。

  “誰啊?”華萊士一臉憤怒的表情朝著門口看了過去,怒道。

 “我老李。”從門口傳過來了一個回應的聲音。

  聽到了這個,華萊士心中開始默默思考了起來,這個點老李過來干什么?他可是有婦之夫,總不可能也是因為盼盼要跟我換房間吧?不可能,老李不是這樣的人。

  想著,華萊士從床上起來,穿好了衣服走到門口將門給打開了。

  “老李啊,有什么事情嗎?”華萊士笑著問道。

  “有些小事情,這段時間我們不是出來培訓,出來的時候也沒有問清楚,我們出來了,如果那些客戶聯系我們有需要了怎么辦?”老李問道。

  “這個我問過,老板說會讓人先代替處理。”華萊士不慌不忙的口氣說道。

  “這樣啊。”老李有些略微的失落。

  “放心吧,既然公司讓我們出來,那肯定會有安排替補的人選,總不至于我們走了,公司就不活了吧。”華萊士笑著說道:“別多想了,趕緊回去睡覺吧,明天還要繼續培訓呢。”

  說罷,華萊士作勢要將門給關上,畢竟這時候還有一個大美人正在床上等待著他,他可不想將時間浪費在這些沒有關系的人身上。

  但還沒有關上的門就被擋了下來,老李站在門口說道:“華萊士,實話跟你說了吧,剛剛我媳婦給我打電話了,說是身體不舒服住院,所以我想回去看看。”

  聽到這話,華萊士將門給重新打開,看著門口的老李頭,一臉認真嚴肅的表情,并不像是在說謊,而且就算是說謊也沒有必要將自己的老伴給詛咒一番。

  “這事非同小可,你等一下啊,我去問一下盼盼,畢竟這次出來所有的事情都是由她負責。”說完,華萊士就朝著房間里走了進去。

  “怎么了?老李有什么事情?”進入房間之后,盼盼主動開口對華萊士問道。

  “老李想回去,他的老伴因為身體上的不適進醫院了。”華萊士說道。

  華萊士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對于別人的事情他都很上心,尤其是這種事關人命,家庭的事情,能夠幫忙的就盡自己最大的可能性幫忙。

  “這樣吧,你去告訴老李,明天早上我會告訴他結果,今天晚上已經沒有回去的火車了。”盼盼思索了一分鐘的時間,回應了一句。

  “好,那你給老板打電話問問老板什么意思。”華萊士叮囑了一句就朝著門口走了過去。

  “怎么樣?盼盼怎么說的?答應讓我回去了嗎?”老李看到華萊士從房間走出來,就連忙詢問道。

  “她說明天早上會給你結果,而且今天晚上已經沒有了回去的火車。”華萊士將盼盼所說的話給重復了一遍。

  “好,謝謝你華萊士。”聽了這話,老李連忙道謝,然后扭頭朝著自己的房間走了回去。

  關上門重新回到房間的華萊士,正巧看到盼盼正在打電話,可能是給公司老板吧。

  看到返回房間的華萊士,盼盼連忙將食指放在了嘴巴旁邊,示意不要說話。

  而華萊士則是很聽話,畢竟這不是開玩笑的,所以他就自己坐在了一旁開始玩起來了手機。

  這都兩天的時間沒有見到孟婉晴了,說真的,華萊士心中還是有些許的牽掛,但現在相隔千里,也不能立刻見面。

  于是就打開了當時錄制下來孟婉晴做那些事情的視頻開始看了起來,裝成是孟婉晴正在自己的面前。

  看了有幾分鐘的時間之后,忽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看什么呢?這么認真?”盼盼忽然問道。

  聽了這話,華萊士慌里慌張的將手機收了起來,扭頭笑著說道:“你打完電話了啊,老板怎么說的?”

  “老板說可以理解,明天早上讓老李乘坐最早一班車回去。”盼盼說道。

  “恩,那就好,沒有讓我失望。”華萊士說道,對于這個老板他可是及其不看好,本以為不會同意,但沒想到竟然這么快答應了下來。

  思索了幾秒鐘的時間,華萊士一臉淫笑的表情扭頭看向了盼盼。

  “唉,等一會吧,這會也沒有什么心情。”盼盼似乎一下子明白了華萊士的意思,說道:“你剛看什么呢?看的那么入神,讓我也看看啊。”

  華萊士直接懵比了,那可是孟婉晴的秘密啊,怎么能夠拿出來分享的,就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了過去:“沒什么,就是短視頻。”

  “哦,我去洗澡了。”盼盼說完,就拿起來衣服朝著衛生間走了進去。

  看到這個場面華萊士心中可是急的直癢癢,昨天晚上偷看盼盼洗澡根本就不過癮,而且也是饑渴難耐,說不好跟盼盼一起的話,會有什么美好的事情發生。

  想到了這里,華萊士連忙從床上起來跟著一起進入了衛生間:“我們一起。”

  “討厭,你出去等著我,聽話。”盼盼推搡著華萊士說道。

  但華萊士怎么可能就這么輕易的放過盼盼,強行擠進了衛生間,說道:“有什么了,難道我們還有什么事情沒有向彼此坦誠嗎?”

  這話說的讓盼盼一時之間沒有辦法回應,但等想要說什么的時候,扭頭一看,華萊士竟然已經褪去了身上的衣服開始沖洗了起來。

  “愣在那里干什么?還不趕緊過來?”華萊士對盼盼呼喊了起來。

  看到這樣的一個舉動,盼盼也沒有辦法了,都已經進來了,總不可能出去吧,脫了衣服就直接站在淋浴下開始沖了起來。

  剛開始還沒有什么,等洗了一半的時候,華萊士看著身旁的盼盼實在是忍不住心中的癢癢,就開始發動進攻了。

  “幫我搓搓背吧。”華萊士說道。

  “自己搓。”但誰能想到,盼盼直接一口回絕了。

  “那我先幫你,一會你幫我。”說著,華萊士就直接戴上了搓背的東西,開始行動了起來,一旁的盼盼根本就阻止不了。

  但事情的進度跟華萊士想象之中不太一樣,盼盼到最后也沒有跟他發生什么,而且最后洗完了澡,還先行離開了衛生間。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sfmzjhfcvcd6#163.com(#換@)

福建11选5平台福建11选5主页福建11选5网站福建11选5官网福建11选5娱乐福建11选5开户福建11选5注册福建11选5是真的吗福建11选5登入福建11选5快三福建11选5时时彩福建11选5手机app下载福建11选5开奖 兰州市 | 哈巴河县 | 禹城市 | 榕江县 | 监利县 | 托克托县 | 古浪县 | 石门县 | 临猗县 | 望谟县 | 宿迁市 | 始兴县 | 社会 | 阳原县 | 云和县 | 东源县 | 周至县 | 滦南县 | 嘉定区 | 海阳市 | 镇原县 | 洱源县 | 营山县 | 炉霍县 | 荣昌县 | 开江县 | 新宁县 | 华容县 | 界首市 | 临汾市 | 万荣县 | 疏附县 | 中西区 | 清新县 | 安丘市 | 阳原县 | 丹棱县 | 阜新市 | 青川县 | 察哈 | 娱乐 | 鸡东县 | 云浮市 | 宣汉县 | 宝兴县 | 台北县 | 固阳县 | 双城市 | 西乌珠穆沁旗 | 随州市 | 中西区 | 永平县 | 兴宁市 | 平原县 | 辽中县 | 略阳县 | 祁东县 | 北宁市 | 敖汉旗 | 都江堰市 | 正蓝旗 | 乐山市 | 盘山县 | 邹平县 | 晋宁县 | 巴林右旗 | 莆田市 | 汉源县 | 安福县 | 浏阳市 | 壤塘县 | 富源县 | 兴仁县 | 靖西县 | 沈丘县 | 孝昌县 | 宜章县 | 诸城市 | 宝应县 | 新竹市 | 佛坪县 | 文登市 | 敖汉旗 | 锦屏县 | 南昌县 | 岳普湖县 | 淮阳县 | 昌平区 | 崇阳县 | 墨脱县 | 滨海县 | 连州市 | 扶风县 | 阿图什市 | 额尔古纳市 | 新化县 | 洛扎县 | 阿坝 | 莎车县 | 华池县 | 大埔区 | 景宁 | 贡觉县 | 青神县 | 翁源县 | 福州市 | 绥中县 | 那曲县 | 常德市 | 陈巴尔虎旗 | 镇宁 | 合肥市 | 乐东 | 康平县 | 铜梁县 | 辽宁省 | 理塘县 | 报价 | 肇州县 | 怀集县 | 墨脱县 | 云林县 | 红桥区 | 河曲县 | 无锡市 | 桦甸市 | 阿拉善右旗 | 南漳县 | 贺州市 | 惠东县 | 峡江县 | 通州市 | 原平市 | 洛扎县 | 虞城县 | 长治县 | 广安市 | 洪洞县 | 威远县 | 赤城县 | 荥经县 | 东光县 | 郧西县 | 大竹县 | 廊坊市 | 平度市 | 德江县 | 白银市 | 乾安县 | 杭州市 | 博兴县 | 苍山县 | 桐柏县 | 中牟县 | 肥东县 | 辽源市 | 保德县 | 离岛区 | 西畴县 | 中牟县 | 化德县 | 保山市 | 金门县 | 深水埗区 | 巴东县 | 霍州市 | 巫溪县 | 尚志市 | 汉源县 | 井陉县 | 长岛县 | 定边县 | 龙井市 | 柘城县 | 金堂县 | 梁河县 | 本溪 | 碌曲县 | 隆尧县 | 佛学 | 精河县 | 西吉县 | 阿拉尔市 | 合阳县 | 水富县 | 南召县 | 夏邑县 | 宿州市 | 长治县 | 九龙坡区 | 正阳县 | 望都县 | 会泽县 | 亳州市 | 白朗县 | 汾西县 | 吴川市 | 策勒县 | 合肥市 | 濮阳市 | 景泰县 | 苏尼特左旗 | 济源市 | 新建县 | 蒙城县 | 阳高县 | 河西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