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iwcqc"><small id="iwcqc"></small></acronym>
<sup id="iwcqc"><small id="iwcqc"></small></sup>
<rt id="iwcqc"><small id="iwcqc"></small></rt>
<tr id="iwcqc"></tr><acronym id="iwcqc"></acronym>
<acronym id="iwcqc"><small id="iwcqc"></small></acronym>
<acronym id="iwcqc"><small id="iwcqc"></small></acronym>
<rt id="iwcqc"></rt>
<acronym id="iwcqc"><optgroup id="iwcqc"></optgroup></acronym>

他的炙熱在身體里不肯出來,他握著她她腰一下一上

平時總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不把學生放在眼中。現在王飛對她說這種話,肯定會讓她感到十分羞愧。

果然,聽到王飛的話后,李天蓉臉上的紅暈更加濃郁,神情也變得十分哀怨。

“要不要我給你脫下來?”王飛逗弄道。

“別……你要弄就快點……要是被人看到……咱兩都有麻煩……”

李天蓉催促道,說話時口中噴吐出呼吸十分灼熱。

李天蓉已經不再反抗了,她知道現在弄到一半,就算她說破天王飛也不會停下來的。而且王飛都已經讓她高朝了一次,就算現在讓他住手那又有什么用?干到一半和干一次,本就沒有什么區別。

當然還有另一方面的原因,那就是王飛把她干的很爽。

當然,這個原因一從心底里冒出來就被李天蓉給掐滅了,她可不會承認自己被王飛弄的很舒服,這是她的自尊心和廉恥之心所不能允許的。

聽到李天蓉的話后,王飛沒有急著玩弄她,嘴上依舊毫不留情的嘲諷道:“哎呀,李老師你現在怎么比我還著急了,是不是我把你弄的很爽,你終于忍不住了?”

“沒……沒有……你別廢話了……”

李天蓉憤恨的瞪了一眼王飛,可王飛卻根本不懼怕她的眼神。

“李老師,你光著身子瞪我一點威懾力都沒有啊……”

“你再說,我就不讓你弄了額!”

李天蓉恨恨的說道,王飛這才沒有再開玩笑,連忙站起身來將自己那根依舊堅硬的玩意兒,抵在了李天蓉已經張開的小口上。

經過剛才那番激烈到極點的運動,李天蓉下面的嘴唇已經張哈哈的,根本合攏不到一起了。她打開的唇瓣,像是在邀請王飛快點進入似的,而且還有晶瑩的液體源源不斷的從中溢出。

看著李天蓉撅起來的大屁股,王飛吞了一大口口水,心頭的欲火也燃燒的更旺。

“李老師,再把屁股撅高一點。”

王飛揚手在李天蓉嬌嫩的美臀上打了一巴掌,把李天蓉打的嬌軀一顫。李天蓉十分不悅,可是身體各處傳來的酥麻感覺,卻讓她沒有力氣反抗。

心想著忍忍就過去了,李天蓉便忍著心中的羞怒將美臀又撅起來一些,送到王飛的面前。

王飛不再磨蹭,當即就一桿進洞,然后便奮力馳騁起來。

辦公室里響起清脆的啪啪聲,像是在為這場激烈的戰斗鼓掌一般。

王飛玩的興起,一邊大力活動身體一邊問道:“李老師……我和院長誰厲害……是不是我比他強多了……”

李天蓉當然不會回答這種問題,她此刻正咬著嘴唇壓抑著身體上的歡愉,不讓自己叫出聲來呢。被自己學生干已經很讓她感到羞赫難耐,要是還發出那種放浪的聲音,那更讓她無法接受。

可是王飛一連用力猛撞了好幾下,李天蓉再也忍不住,頓時就嗯嗯啊啊的叫了起來。

“你……輕點……我受不了……啊啊……慢一點……嗯嗯……”

李天蓉無力的求饒,可王飛卻始終沒有放緩速度。

“可是……我看你好像很爽……”

王飛呼著粗氣,更加用力的在李天蓉的蜜道之中戳刺。李天蓉頓時叫的更大聲了,身體顫抖的也越發厲害。

李天蓉大概又要高朝了,因為王飛明顯感覺到李天蓉的蜜道不停的縮動,而且還十分有力的夾他那根東西。王飛身體里的精華,幾乎要被李天蓉給擠壓出來了。

不能這么快就交貨,必須把她教育的服服帖帖才行。

文學

王飛心里想道,于是就咬牙強忍著想要噴出來的欲望,使出渾身解數折磨李天蓉的嬌軀。

在王飛的奮力馳騁之下,李天蓉終于再度迎來了高朝。她身體打顫,兩腿也不停的哆嗦,口中吐出的嬌吟也顫抖不已。

這美妙的滋味,讓李天蓉都快崩潰了,院長老頭玩弄她的時候她都沒有這么強烈的感覺,可是王飛卻讓她爽的支撐不住。這強烈的快意,幾乎讓李天蓉沉迷其中難以自拔。

可就在這時候,一陣刺耳的下課鈴聲忽然響起。

王飛頓時被嚇了一跳,李天蓉也是一樣,兩人不約而同的看向墻上的表——現在正好是六點。

學生下課了的話,老師也就下班了,外面的走廊里頓時變得十分嘈雜。這時候說不準就有什么人來找李天蓉,萬一被人發現自己和李天蓉在辦公室里干這種勾當,那就要命了。

王飛心里后悔的要死,早知道時間過去的這么快,他剛才就不浪費時間逗弄李天蓉了。

現在他還沒噴出來呢,那根玩意兒也又硬又脹難受的厲害,拔出來他又舍不得,繼續捅在李天蓉的身體里當然也不行,王飛懊惱極了,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辦。

而李天蓉此刻卻已經在沙發上往前爬了一步,離開了王飛那根挺立著的物事。

“你還愣著干什么……快穿衣服……”

李天蓉瞪了一眼王飛斥道,然后就手忙腳亂的把文胸和西裝、套裙往身上穿。而王飛也是一樣,他急急忙忙穿好褲子,整理好身上的衣服之后才松了口氣。

這會兒李天蓉已經用抹布擦沙發上的水漬了,看著這個女人撅起的美臀,王飛懊悔到了極點。

“你不會把咱們的事情說出去吧?”王飛忐忑的問道。

“你現在知道怕了?”李天蓉又瞪了一眼王飛,但是她臉頰潮紅,額頭上還掛著香汗,所以怒視著王飛的樣子并沒有什么威懾力可言。

但王飛雖然沒有被李天蓉震住,卻還是有些擔心,要是這個女人拼著魚死網破對付他,那就糟糕了。

“李老師,你不會那么絕情的。我知道你是個好老師,絕對不會把自己的學生往火坑里推的。”王飛趕忙說起了好話,但李天蓉卻不為所動。

“明明是你自己往火坑里跳,而且我攔都攔不住……算了,咱們的事情改天再談,但你別以為我會這么輕易就放過你!”

說完之后李天蓉就擺手示意王飛趕緊滾,王飛當然不會再在這里賴下去,很快就出了副主任辦公室,隨著走廊里的人流往樓下走去。

這天晚上,王飛在床上翻來覆去怎么都睡不著。

只要一閉上眼,王飛眼前就會浮現起李天蓉那曼妙的身體,甚至浮現起李天蓉撅起大屁股讓他玩弄的誘人場景。回想起這些,王飛那根東西立即就硬了起來,把被子撐得高高的。

可王飛又十分擔心李天蓉把他們的事情說出去,或者報警抓他,如果真是那樣可就麻煩了。

要不然明天去說說好話,解釋一下?

思來想去也沒有什么頭緒,王飛一會兒喜一會兒憂,更加睡不著了。

同樣睡不著的人還有一個,那就是李天蓉。

李天蓉側躺在床上,心里亂糟糟的。被院長老頭侵犯,那是為了自己的前途不得已才和他做那種事。可是和王飛做,卻什么好處也沒有。

而且回想起辦公室里的情形,李天蓉的心思更加煩亂。

她當時是可以強硬一點,拒絕王飛的,辦公室又不是什么僻靜無人的場所,她只要大喊一聲,立馬就有無數老師和學生過來給她解圍。

可當時為什么沒有制止王飛?

難道真的想被他干,被他玩弄?

想起王飛那根遠比院長老頭堅硬碩大的玩意兒,李天蓉一顆心就癢了起來。

李天蓉不由自主的把手伸到下面,在她下身那處緊要的地方輕輕撫摸,甚至用力摳摸。不一會兒,她口中就發出聲聲誘人的輕吟,身體也微微輕顫……

一連三天,王飛沒有去李天蓉的辦公室。

甚至就連上課的時候,王飛也刻意避開李天蓉的視線,而李天蓉也不再像以前一樣動不動就找他的茬。

這天下午,王飛跑去校外上網,可是到了網吧之后卻感到很無聊,只上了一個小時就下機在街上溜達。路過一個巷子時,王飛忽然看到巷子里的一對男女之中,有個熟悉的身影。

那不是李天蓉么!

李天蓉靠墻站著,雙手抱在胸前,臉上的神色很不耐煩,而她面前則站著那天在走廊里給她送花的男人。

“我說過多少次了,董浩,我和你不可能的。你條件那么好,你去找別的女人行不行?”李天蓉不客氣的說道。

“蓉蓉,當初的事情是個誤會……”

“這世上哪有那么多誤會?你和那個女人上了床,難道你還想跟我說你們整整一晚上什么都沒干?”

聽到李天蓉的話,這個名叫董浩的男人神情變得極度扭曲。

“李天蓉,你別跟我裝純,現在都什么時代了上回床算什么?你敢說你現在還是處?”

李天蓉的臉頓時漲得通紅,她轉身欲走,卻被董浩一下抓住手腕。

而且董浩不光把李天蓉拉了回去,甚至還撕扯她的衣服,他一只手都已經伸到了李天蓉的衣服底下去了……

李天蓉今天穿的并不是西裝套裙,而是一件紫色的長裙,腿上還穿著絲襪。

現在她被那個董浩按在墻角非禮,頓時就把王飛看的血脈僨張。李天蓉的裙子很快就被弄的亂糟糟的,香肩上的系帶都被解開了,露出她白色的蕾絲文胸。她腿上的黑絲則被撕破兩個大口子,白皙的肌膚露出來一大片。

王飛本想再欣賞一會兒,可是轉念想到自己都已經把李天蓉給推倒了,雖然最后沒做完,但李天蓉好歹也算他半個女人吧?

既然這樣,躲在這里偷看豈不就太窩囊了?

于是王飛就進了巷子大喊一聲住手,并快步朝李天蓉和董浩跑過去,準備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戲碼。

然而王飛還沒跑到兩人跟前,李天蓉就突然一腳踢中了董浩的褲襠,把這個男人踢的倒在地上蜷縮起身體顫抖。董浩兩手緊緊捂著褲襠,看上去像極了一條大龍蝦!

“以后別再找我,不然我就告你騷擾了。”

李天蓉撩了一下頭發,這才轉過身看向王飛:“你怎么到這里來了?”

王飛十分尷尬的回答道:“我出來閑逛……我以為你需要幫忙呢,李老師,沒想到你自己就把他解決了。”

“快走吧,不然被人看見那得多不好!”

李天蓉快步往巷子口走去,而王飛則跟在她的屁股后頭,一邊走一邊欣賞她的美臀和雙腿。

李天蓉布滿了破洞的絲襪越看越誘人,其中一處破洞還十分嫣紅……草,竟然流血了!

“去醫院吧,李老師,你腿受傷了!”王飛連忙說道。

李天蓉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腿,皺著眉頭說:“這點傷不礙事……”

話是這么說,可李天蓉走路的樣子明顯已經很不利索,王飛便走到她身側挽住她的胳膊說:“我現在送你去醫院,就算不礙事,萬一留下疤痕怎么辦?”

“你對我這么上心干嘛?”

李天蓉戒備的看著王飛,王飛頓時支支吾吾起來。

這幾天王飛一直在想應該怎么接近李天蓉,現在有了這么個絕好的機會,他當然不想錯過。可李天蓉又不是白癡,立馬就看出他心里在想什么了。

皺著眉頭,李天蓉猶豫了片刻之后才說:“不去醫院……這點傷我自己就能處理,你送我回家算了,我家就在附近。”

王飛心里激動極了,連忙點頭答應。

到了李天蓉的家,王飛扶著她讓她在沙發上坐好,然后就按著李天蓉的話在客廳柜子里找到了醫藥箱。

而李天蓉此刻正坐在沙發上,抬起性感的美腿不緊不慢的脫絲襪。

王飛一回頭,看到李天蓉脫絲襪的美景,頓時就咕咚一聲吞了一大口口水。

“李老師……我找到酒精和消炎藥了,還有創可貼……”

王飛舌頭發直,說話也不連貫,一雙眼睛更是盯著李天蓉的腿猛瞧。李天蓉卻像是沒有發現王飛正在偷看她似的,繼續脫另一條腿上的絲襪。

絲襪破了就不能穿了,李天蓉便隨手把脫下來的絲襪扔到垃圾桶里,然后低頭檢查腿上的傷口。發現傷口很淺,而且只有一點點,李天蓉立即安下心來,心情也好了許多。

“李老師,那個男人到底是誰?”王飛拿著醫藥箱走過來問道。

“我為什么要告訴你?”李天蓉不冷不熱的說道。

王飛尷尬的摸摸鼻子不再說話,他嘴巴一停下來,客廳里頓時變得十分寂靜。大概是沉默的氣氛讓人不自在,李天蓉緩緩說道:“他叫董浩,是我初戀男友,我們大學時期認識的,已經分手十來年了。”

“都十來年了他還忘不了你,說不定他真的喜歡你呢。”王飛打開醫藥箱,用棉棒沾了酒精給李天蓉清理傷口。

李天蓉看了眼王飛,把性感的美腿伸長并放到他跟前,好讓他涂抹酒精更方便一點。

“他要是真的喜歡我,就不會跟別的女人拉拉扯扯了。”李天蓉隨口道。“我現在是單身主義,這輩子不打算再找男朋友了。”

王飛現在壓根就沒聽李天蓉說什么,他的注意力全都被李天蓉的美腿給吸引住了,酒精都涂到了別的地方。

而且李天蓉坐在沙發上伸長腿的樣子實在太誘人,她這個姿勢,裙子都從腿上卷起來。王飛甚至能看到李天蓉白色的蕾絲內褲,但看不太清楚。

可正是這隱隱約約的感覺,才更加誘人。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sfmzjhfcvcd6#163.com(#換@)

福建11选5平台福建11选5主页福建11选5网站福建11选5官网福建11选5娱乐福建11选5开户福建11选5注册福建11选5是真的吗福建11选5登入福建11选5快三福建11选5时时彩福建11选5手机app下载福建11选5开奖 陆河县 | 溧水县 | 营口市 | 清流县 | 遵化市 | 镶黄旗 | 香格里拉县 | 新和县 | 阿拉尔市 | 天峻县 | 湛江市 | 若尔盖县 | 渭源县 | 大厂 | 平安县 | 西贡区 | 乳源 | 南丹县 | 十堰市 | 抚松县 | 繁峙县 | 永靖县 | 内黄县 | 云林县 | 武宣县 | 遵化市 | 新丰县 | 四子王旗 | 新田县 | 昌平区 | 罗山县 | 三原县 | 枣强县 | 景德镇市 | 曲靖市 | 抚宁县 | 四子王旗 | 友谊县 | 沾化县 | 鹤峰县 | 荆门市 | 莱州市 | 磐安县 | 康平县 | 鹿泉市 | 图木舒克市 | 克拉玛依市 | 托克逊县 | 红原县 | 南阳市 | 农安县 | 蒲城县 | 舞钢市 | 布尔津县 | 靖安县 | 巴楚县 | 永和县 | 全南县 | 盐边县 | 融水 | 时尚 | 双鸭山市 | 江门市 | 从江县 | 荃湾区 | 克拉玛依市 | 隆化县 | 论坛 | 英吉沙县 | 桃园市 | 称多县 | 株洲市 | 滁州市 | 搜索 | 大埔县 | 天台县 | 延边 | 远安县 | 探索 | 桓台县 | 南郑县 | 锦州市 | 永顺县 | 同心县 | 温州市 | 巴南区 | 清水河县 | 长泰县 | 长沙市 | 永福县 | 贵阳市 | 贡嘎县 | 遵化市 | 博野县 | 崇礼县 | 沙湾县 | 阿坝县 | 临高县 | 遂宁市 | 阜阳市 | 平谷区 | 贺州市 | 塔河县 | 姚安县 | 黑河市 | 武定县 | 南平市 | 阿拉尔市 | 南阳市 | 迭部县 | 图们市 | 象州县 | 广河县 | 偏关县 | 福安市 | 江陵县 | 鹤山市 | 望谟县 | 姚安县 | 临夏市 | 龙胜 | 白玉县 | 兴仁县 | 南宁市 | 宜黄县 | 石狮市 | 忻州市 | 台江县 | 如东县 | 北辰区 | 渝中区 | 瑞昌市 | 沙湾县 | 苍山县 | 武安市 | 宜丰县 | 资阳市 | 库伦旗 | 上杭县 | 板桥市 | 泾川县 | 嘉善县 | 汝城县 | 宁远县 | 襄城县 | 黎川县 | 海盐县 | 临汾市 | 望都县 | 教育 | 芒康县 | 平远县 | 高邮市 | 秦安县 | 汉川市 | 南皮县 | 宁乡县 | 车险 | 贵溪市 | 大姚县 | 榆树市 | 新龙县 | 顺义区 | 崇阳县 | 宝鸡市 | 安国市 | 南召县 | 德兴市 | 惠东县 | 绵阳市 | 余庆县 | 马龙县 | 横山县 | 八宿县 | 武胜县 | 武穴市 | 青冈县 | 三河市 | 永宁县 | 宁远县 | 宿州市 | 阿拉尔市 | 中江县 | 米脂县 | 肇庆市 | 曲周县 | 宣恩县 | 大同市 | 临武县 | 澎湖县 | 巢湖市 | 盐津县 | 迁安市 | 平阳县 | 霍山县 | 扶沟县 | 高要市 | 恩平市 | 枣阳市 | 永州市 | 秭归县 | 余干县 | 桐乡市 | 时尚 | 会东县 | 东乡族自治县 | 绵阳市 |